快手官方网站首页登录-东方快评丨徐世平:后浪怼前浪,怼的是说话方式,您以为呢?

快手官方网站首页登录-东方快评丨徐世平:后浪怼前浪,怼的是说话方式,您以为呢?

后浪的话题,有点热。

剧情反转的速度,也有点快。

从一片叫好,到一片怼声,也就在昼夜之间。

其实,后浪之内容,没什么大毛病。

说后浪的主角,何冰大叔(跟着别人叫的),也是接地气的。

拿后浪的内容开骂,有点不讲道理。心中有火,眼中有光,挺好的词啊。更可笑的,有些人连视频都没看过,也跟在后面起哄,属于典型的情绪发泄。有人借此痛骂“小破站”,则有点伤人了。

网站大小,同内容好坏没半毛钱关系。

长江后浪推前浪,这是客观规律。

年纪大一点的,总想对后生说道说道,也是人之常情。谁家的父母,不喜欢叨叨呢?你可以听,也可以不听。况且不听者众,也没什么。

九斤老太,经鲁迅先生之笔,早已深入人心。看不起年轻一代的人,已然不太多了。

一代更比一代强,才是社会的共识。

后浪怼前浪,似乎也并不是冲着大叔们去的。

他们怼的,其实是一种说话的方式。

大叔们的语言,让后生们感觉有点隔代,有点生疏。

这个社会的实际日常用语,充斥着二次元、新人类、小鲜肉。

加之生活的艰辛,工作的不易,特别容易让年轻人滋生情绪。

只要看过《又有一朵后浪决定离开北京》,就能体会他们的种种苦痛,以及不可言说的割舍。

他们的表达方式,估计前浪和大叔们不懂。

五四之前,当时的中国人,平日里交流,其实已然是用白话的。

但是,官府公文、报纸杂志、大小学堂、文学艺术等等,依然通行文言文,之乎者也,即使是半文半白,也是老气横秋。

当时的社会,文言文与社会实际口语,已越走越远。

一大批年轻的文化人为此感到愤怒。他们执鞭提马冲将出来,大力倡导白话文。

胡适、陈独秀、鲁迅、李大钊、钱玄同、刘半农等等。他们的年龄,放在今天,也就属于“后浪”,或者“中后浪”。

胡适写下《文学改良刍议》,26岁;刘半农写《我之文学改良观》,也是26岁。坚定的斗士李大钊也只有28岁。

这些年轻的文化人,都主张书面语应该同口语相一致,那怕被前浪大叔们痛骂成”引车卖浆者言”。

当今社会,官方用语和实际口语,是不是也有脱节的现象呢?

看看电视新闻,

看看报纸新闻,

再看看我们常用的公文……

主流的声音,似乎正在用非主流的说话方式。

以致于经常有后浪后生们问:

你们开会时讲的话,我们怎么听不太懂呢?

你们回家之后是不是也这样子说话呢?

语塞。

想解释,

还是语塞。

后浪者怼前浪,或许更在意大叔们的说话方式。

您以为呢?